>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秘書拐進門
【5.1折】秘書拐進門

臉紅紅BR834--石秀

會員價:
NT$985.1折 會 員 價 NT$9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15/12/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娶妻要不擇手段
NT$118
銷量:88
總裁不嫁了
NT$118
銷量:95
娶老婆就要用逼的
NT$118
銷量:75
復婚的前一夜
NT$118
銷量:113
總裁是個醋精
NT$118
銷量:107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83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119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84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76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79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6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85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68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103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118
銷量:80
秘書與賣身契
NT$118
銷量:89
隱婚契約
NT$118
銷量:49
花了十年試婚
NT$118
銷量:40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118
銷量:100
逼婚不下床
NT$118
銷量:87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5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68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0
夜劫
NT$11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06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89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84
囚妻
NT$118
銷量:174

男人追求女人時,為了得到,肯定是不擇手段;
女人倒追男人時,為了獨占,絕對是死纏爛打。

蔣深一向不茍言笑,性格冷漠孤僻,女人他不缺,
不管是有幾分姿色、幾分性感,不用他追求,
女人總是會自己送上門??僧斔錾贤跻鸱七@女人時,
才發現這女人竟如此不識好歹,他找她陪睡,她不肯就算了,
竟當他是色狼般地防著。誰知,從不吃窩邊草的他,竟然不顧上司的身分,
不但強將她拖上床吃了,還一吃上了癮,三天兩頭就找上門。
在情場打滾多年,蔣深以為他對王茵菲不過是一時的迷戀,
他沒想過要給她承諾,也沒想過要對她負責,畢竟是男歡女愛。
結果,看著她跟別的男人有說有笑,那副小女人的嬌憨樣,
他竟大吃飛醋地揚言,她是他的女人,她的床只有他能睡!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黑色的跑車疾馳而過,帶起的風吹得地面上的落葉四處飄飛。
  車子裡,蔣深戴著墨鏡更襯托他的帥氣,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茍,光潔的額頭很飽滿,高高的鼻梁下緊抿的唇角透著一種酷酷的邪魅。他手握方向盤,上身高級的黑色紋金絲線襯衫襯托出他的氣質很優雅,剛從國外回來的他正趕赴他即將任職執行董事長的渡假飯店。
  他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當得知臺灣的飯店需要整頓,卻缺一個能夠用最快的速度把事情辦妥的人,他已經閒不住,主動提出調回臺灣。美國總公司那邊一開始還不打算放他走,可是他心意已決,那邊也沒辦法留下他的人。
  車子很快拐進一條稍窄的林蔭道,路邊綠樹成蔭,鳥語花香,讓人如入仙境,繞過一叢被打理得很好的翠竹林後,依山傍水、古色古香的飯店呈現在他眼前。蔣深把車停在飯店門口,提起自己輕便的行李箱,把車鑰匙扔給服務生,逕自走進飯店大門。
  飯店裡,王茵菲正忙得不可開交,飯店正迎來重要的黃金週,這段時間會有很多旅客入住並在周圍風景區遊玩。
  身為飯店公關部經理,她本來必須迅速地跟各旅行社打好交道,吸引更多旅客入住飯店,可是房務部經理意外受傷,憑著她們的交情,王茵菲只好身兼二職,替房務部經理管理飯店衛生。
  從一大早她來上班開始她就沒停過,忙得焦頭爛額的,連午飯都還沒有吃,她根本不知道新來的執行董事長已經空降他們飯店。
  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加之平時穿的是高跟鞋,王茵菲算是飯店女職員裡面個子滿高的。憑著努力跟姣好的容貌,她自從進飯店工作以來就一直在升職,現在已經當到經理。此刻的她烏黑的長髮整齊地盤在腦後,身穿一件白色襯衫跟一條黑色及膝裙,素雅的衣著打扮絲毫沒有掩蓋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她正拿著抹布,光腳站在一張椅子上踮著腳尖,擦拭著一樓的走廊盡頭一扇玻璃窗,太用力的緣故,她胸脯輕輕搖晃,讓人心神蕩漾,而這一幕被不遠處已經放好行李,剛踏出電梯門的蔣深攝入眼裡。
  「那群傢伙做事也太不負責了,竟然把這扇窗子漏擦了,要不是我發現得及時,他們就要挨罵了?!雇跻鸱迫匀辉诓潦?,嘴裡一邊喃喃自語。
  天氣有點悶熱,大概她也忙了許久的緣故,額前的瀏海溼溼地沾在她額頭上,白皙的臉龐透著一抹淺紅,嫣紅的唇瓣飽滿欲滴,挽起衣袖探出兩隻雪白的手臂,她手指修長,胸前仍在晃動,裙襬下一雙修長性感的腿。雖然在國外蔣深見過無數金髮碧眼的美女,但都沒有眼前的女孩讓他覺得充滿了吸引力。
  眼看著她身體傾斜,想擦遠一點的位置,蔣深擔心她會摔下,長腿大步走向她,卻看到王茵菲果然手上一滑,身體前傾,已經無法控制地就要摔倒在地板上。
  就在她閉著雙眼覺得自己死定了,要去陪房務部經理作伴了的時候,她撲進了一個結實的懷抱裡,唇瓣也軟軟地落到了對方的唇上,電光石火之際,王茵菲驀然睜大雙眼,與對方四目相對。嘴唇仍然緊貼著,王茵菲臉上瞬間因羞澀而泛紅。
  「唔……你是誰?你、你放開我!」王茵菲第一次看到眼前這個男人,心想他是飯店的客人,他幫了她,讓她免於摔倒,她的確應該言謝,可是一想到她的初吻莫名其妙被他奪去,她就顧不上禮貌待人,一臉的怒氣。
  「放開妳妳就摔下去了?!挂庾R到眼前這個被他救的女人似乎在以怨報德,蔣深語氣冷冷的,只是胸前她那兩團柔軟抵著讓他倒抽一口涼氣。
  「我寧願摔下去!」王茵菲第一次跟一個男人這麼親密接觸,面紅耳赤,就差將手中髒髒的抹布扔向他了。
  「OK,那我放手了?!故Y深作勢要嚇她。
  「你有病啊,你放開我,讓我站好,你離我遠點!」王茵菲大喊大叫,感覺自己真的是倒楣到家了。
  蔣深想著她大概是一個在飯店打掃環境的,可是感覺又不像,她這樣一個性感尤物,怎麼可能屈尊在飯店裡打掃環境呢,想到這裡,他把手伸向王茵菲面前。
  王茵菲站在地板上,被蔣深似乎要襲胸的舉動嚇了一大跳,杏目圓睜,已經有些不知所措,他奪了她初吻,還想襲她胸嗎。
  蔣深一把拿起她胸前的工作牌,「王茵菲,公關部經理。原來這家飯店的經理素質不過如此,難怪?!?br />   「難怪什麼?!雇跻鸱埔话褗Z回工作牌,「像你這種衣冠楚楚卻滿腦子壞主意的人,還有資格評論別人嗎?!?br />   蔣深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難怪碰上的客人素質這麼差,不知道妳滿意這個說法沒有?!故Y深說完,大步往大廳的方向走去。
  「滿意,超級滿意的,色狼,我不會感謝你的,我寧願摔死都不願意被你接??!」王茵菲站在原地,氣得直跺腳。
  蔣深一字不漏地把她的話聽進耳朵裡,他的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初來乍到,他的豔福還是不淺的。

  第一章

  傍晚時分,落日餘暉將飯店籠罩著,連湖邊的小樹林都染上一抹紫紅色。王茵菲忙了一天終於可以下班,她準備回員工宿舍好好洗個澡、睡一覺,忘掉一些不開心的事情,一想到白天跟一個來歷不明的臭男人接了一個吻,她就全身上下好不舒服。
  「對,我要刷牙。超可惡的,一聲不吭跑到人家面前來,誰要他好心了,我寧願摔死!」一邊在飯店通往員工宿舍的小徑上走著,王茵菲一邊罵著。不經意嗅到一旁的花朵散發著濃郁的香氣,讓她心情平靜了許多,她靠著圍欄閉著雙眼聞著花香,很享受這一刻的平靜。
  「不罵人了嗎,倒挺有閒情逸致的嘛,在這裡聞花香?!?br />   一道聲音猝不及防傳來,嚇了王茵菲一跳,回過頭便看到高她一個頭,強奪她初吻的男人,「你幹嘛來這裡,這是你這種人可以來的地方嗎?!寡鄄灰姙闇Q,王茵菲想把眼前可惡的男人罵走。
  「憑什麼妳可以來,我就不可以?!故Y深徑直走到王茵菲身邊,聞一下她剛才在聞的花,「這裡的花挺香的,資源還是共享比較好?!?br />   「我會跟別人分享,可是就是不歡迎你!」王茵菲恨得咬牙切齒,好好的心情又因為他的出現消失無蹤,壞心情又來了。
  「用不著妳來歡迎我?!故Y深嗅著花香,很快嗅到王茵菲肩上,她髮梢上的香味。
  「你幹嘛?!雇跻鸱茋樢惶?,閃避他後退一步,不料腳下是階梯,她一腳踏空,眼看身體往後傾又要摔倒,不禁嚇得花容失色。
  蔣深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手臂,再次將她圈入懷裡,兩隻結實的手臂並沒有在她站穩後鬆開她,反而把她緊緊箝著。
  「喂,你幹嘛,你放開我!」王茵菲拉扯他手臂,捶他胸膛。
  蔣深突然對眼前這第一個敢頂撞自己的女人很感興趣,他的臉挨近她耳邊,「我要妳說聲謝謝?!?br />   「混蛋,你放開我!我不會說謝謝的?!雇跻鸱茠暝?,想要逃出他的懷抱。
  蔣深感覺雙臂箝著她的腰不夠牢,慢慢上移,圈在她胸前,她高聳柔軟的胸脯頂在他臂間,讓他身體產生異樣的感覺。
  王茵菲急中生智,狠狠地踩了身後的男人一腳,還在他箝著她的手背上咬了一口,蔣深吃痛,鬆開了她,王茵菲頭也不回地跑掉了。
  一抹笑容浮上蔣深好看的唇角,他一向不茍言笑,性格是很冷漠孤僻的,可是那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女人讓他發自心底笑了幾次。
  回到宿舍裡,綿軟的床上,一身黑色蕾絲睡衣的王茵菲抱著枕頭睡得正舒服,突然一陣電話鈴聲把她驚醒,看到是總經理的來電,她坐起接通了電話,「總經理,你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王茵菲揉著眼睛問。
  「王經理,辦公室裡有幾份文件需要妳加班處理一下,妳過來一下吧?!?br />   「可不可以明天再處理?我好睏喔?!雇跻鸱七B打呵欠,看看床頭的鬧鐘,時針已經指向十一。
  「明天晨會需要的文件要妳處理,所以今晚妳無論如何都要過來一趟?!箍偨浝碚f完就掛斷電話。他是個心思很多的人,飯店裡的上上下下的女職員被他到手的不在少數,對性感貌美的王茵菲,懾於她爸爸與自己爸爸是舊交,他對她是可望不可得。加之現在新來的頂頭上司蔣深讓他打電話叫她過來辦公室,想必這位新上司看中了她,反正自己也得不到,做個順水人情也好,說不定以後還能得到蔣深的提拔。
  「喂、喂?」對方切斷了電話,她抓抓頭髮一臉無奈,從床上爬起來換好衣服趕到辦公室。
  辦公室裡一個人影都沒有,王茵菲看到自己的桌面上果然有幾份文件,她只好坐下一份份細看並簽上她的名字,因為太認真,她根本沒有注意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
  「區區幾份普通文件,還要我跑一趟?!拱炎钺嵋环菸募赐旰仙?,王茵菲嘴裡嘟囔了一句,伸了個懶腰,她連打幾個呵欠準備回宿舍繼續睡覺。
  不知什麼時候坐在她桌子一角,雙手環胸看著她的蔣深嚇了她一大跳,「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王茵菲看著眼前的蔣深,因為緊張,她說話有些結巴。
  「怎麼,臉都嚇青了,就那麼怕我嗎?!故Y深俯身上前,一臉邪魅地看著王茵菲,為了請她過來,他可是大費周章讓總經理幫他請她過來。要知道初到一個地方就有求於人不是他蔣深的風格,可是為了眼前這個性感的女人,他打破了他的原則。
  自從傍晚的時候他把她嚇跑,他就一直覺得她好好笑,剛剛看她打呵欠的樣子也可愛至極,現在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他真的很期待看到她更加有趣的表現。
  王茵菲盯著他,覺得這個男人從眼神到嘴角若隱若現的笑容都是不懷好意的,加之他這麼晚不待在客房,反而跑來這空無一人的辦公室,她對他的身分、來歷更是疑惑,「誰會怕你,可是你走路的時候能不能有點聲音?!雇跻鸱仆ζ鹦靥?,她才不怕他。
  「我是很正常地走來這裡的,反而是妳一個人自言自語的,沒有留意到我?!故Y深看著只是穿一件簡單T恤與牛仔短褲的她,柔軟的髮絲也披在肩上,沒有白天看到她時的正規裝扮,他很喜歡她這種舒適的打扮。
  「好吧,我先走了,你自便?!雇跻鸱破鹕砗唵问帐耙幌伦约旱淖烂?,同時她防眼前這個男人如防狼,她真的沒想到白天他來招惹自己就夠了,為什麼現在大晚上卻還是陰魂不散地跟著她。不經意瞥見他按在桌沿上的手,手背上被她咬了一口的牙痕依然清晰可見,不知道他是不是來尋仇的,走為上策,她還是趕緊離開比較好。
  誰知她長腿一邁,對方便一把把她攔在辦公室門口。
  「你幹嘛?!雇跻鸱苹ㄈ菔?,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好危險。
  蔣深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沒辦法,傍晚的時候被妳咬一口,手現在還痛……」
  「關我……」什麼事。後面三個字沒說出口,王茵菲突然意識到些什麼,忙識趣地閉嘴,「好啦、好啦,我幫你上藥,可以了吧?!雇跻鸱聘杏X自己真的是倒大楣了,竟然會被這種麻煩鬼纏上。
  「識時務者為俊傑?!故Y深拉開一張椅子坐下,盯著王茵菲。
  王茵菲從抽屜裡取出碘酒還有OK繃,也拉來一張椅子坐在蔣深面前,沒好氣地拉過他的手,認真地幫他擦上碘酒過後,幫他貼上OK繃。
  「長得人模人樣的,卻老是跟一個小女子計較?!雇跻鸱瓢阉幏呕爻閷蠒r輕輕罵了一句。
  「妳說什麼?」蔣深細長的眼睛盯著那個準沒說他好話的女人。
  王茵菲回過頭,臉上陪著笑,雙手擺了擺,「沒什麼,要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還有,這裡是辦公室,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進來的,在保全沒趕來之前,希望你盡快離開?!?br />   蔣深怔怔地看著眼前女人的梨渦淺笑,原來她笑起來這麼好看。
  王茵菲看著眼前男人奇怪的神情,快步離開。
  看著她匆匆離開的背影,蔣深忍不住笑了。

  ◎             ◎             ◎

  隔天早晨的會議,公司高層幾乎都到場了。
  總經理拍拍手,「今天,我們飯店來了一名執行董事長,他是代替前段時間虧空飯店的董事長整頓我們飯店的,等一下他馬上就到,大家先停下手上的工作,迎接他的到來?!?br />   門打開了,蔣深走進辦公室,環顧一周看到不遠處正在翻文件,沒有理會他的王茵菲,一張臉上深不可測的表情,他走到了位子上坐下。
  一陣熱烈的掌聲過後,王茵菲才緩緩地抬起頭,電光火石之際,她看到了放著執行董事長名牌席上的男人,不由得眨眨眼睛。
  「相信總經理已經介紹過我,我就不多說了。今天起,我希望大家能夠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要出任何差錯?!故Y深深不可測的眼神掃過參加會議的每一位員工,語氣很冰冷。
  身旁的總經理秘書李欣戳戳王茵菲的手肘,「執行董事長好帥耶?!?br />   王茵菲看一眼蔣深,「帥能當飯吃嗎?!?br />   「茵菲,妳今天吃炸藥了嗎?!估钚缐旱吐曇趔@訝道。
  「沒有,認真聽吧,要是被他逮到就麻煩了?!雇跻鸱泼鏌o表情地繼續翻自己的文件。
  這時,蔣深的話幽幽地傳入她耳中,「因為我初來乍到,任務又很緊急,我希望有個人可以暫時任我的私人秘書,在我的辦公室內務跟日常雜務上給我提供協助?!?br />   王茵菲壓低聲音,「這下妳有活幹囉,接近帥哥的大好機會,就是不知道總經理放不放人?!?br />   李欣輕輕一笑,「我倒真的希望有機會?!?br />   蔣深的請求一下子得到了會議上每個人的回應,除了王茵菲。管他是執行董事長還是總裁,說不準是一條披著人皮的狼,她王茵菲領教過,再也不想跟他有接觸。反正自己已經身兼二職忙到不行,這種好事應該不會再落到她身上。
  對於其他人的主動請纓,蔣深不屑一顧,他的視線落在低頭翻文件王茵菲身上,手指向王茵菲,「那個低頭的女同事,就妳吧?!?br />   所有人都沿著蔣深手指的方向,看他的秘書之職花落誰家。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蔣深選了王茵菲,飯店出了名的性感女神。
  一旁的李欣有點失落地用手肘捅捅王茵菲手肘,「叫妳呢?!?br />   王茵菲抬眸,一臉懵懂、很無辜的樣子站起身來,周圍同事已經在竊竊私語。王茵菲禮貌地笑了笑,「執行董事長,很抱歉,恐怕我不能勝任這份工作?!?br />   「原因?」蔣深面無表情地開始翻桌面上的文件。
  「因為房務部經理受傷住院,我接替了她的工作,現在我身兼二職,實在沒有時間精力再當你的秘書了,請你物色別的人選?!雇跻鸱凭芙^道。
  所有人又在交頭接耳地議論。
  「房務部經理的工作由總經理暫時接管,這樣妳總可以了吧?」蔣深抬頭,瞥一眼王茵菲的臉。
  王茵菲望向總經理,「可是……」
  總經理忙接話,「對啊,王經理,執行董事長那麼器重妳,妳就不要辜負他的厚望了?!?br />   王茵菲咬咬粉唇,「好吧,我聽從安排?!?br />   「好,現在正式開會?!?br />   整個會議下來,所有人對蔣深為人處事的風格有了大體的認識,當然最欣賞的就是他挑秘書的本領,王茵菲被他挑上,真不知道她到底是今天走了什麼好運還是祖上積德,反正一定是蔣深的好眼光。
  會議過後,所有人陸續離開會議室,王茵菲抱起自己的文件準備離開,坐在原位的蔣深喊了她一聲。
  王茵菲回過頭,「請問執行董事長有什麼吩咐?」
  「妳去哪裡?」蔣深看著她,蹙蹙眉頭。
  「我回辦公室工作啊?!雇跻鸱普驹陂T口,她對他恨得咬牙切齒,卻不得不服從。
  「回來?!故Y深指指旁邊一個位置,「坐下?!?br />   王茵菲一肚子氣,要聽命令的感覺超級不爽,可是她沒有辦法,只好坐在他指定的位置上。
  蔣深看著她不大好看的臉色,心裡有點痛快,「妳已經是我的私人秘書,公關部的工作妳安排給助理去做?,F在開始妳必須在我身邊協助我?!?br />   「是,我會聽從執行董事長的安排?!雇跻鸱普f完已經腹誹地罵他幾十遍。
  「今天起,妳搬到我的宿舍,裡面還有一個房間供妳住,還有,接下來妳必須每天二十四小時聽我的傳喚?!?br />   王茵菲瞪大雙眼,他剝奪她的自由不算,還侵佔她的私人時間、空間。
  「有什麼意見嗎,還有,妳不要總穿這種黑白搭配的職業套裝,我的秘書必須能陪我進出大場面,要有幾件像樣的衣服?!故Y深補充道。
  「你這個人……」好挑剔。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王茵菲閉了嘴,他是她上司,她對他必須服從,她終於深切地體會到敢怒不敢言的滋味。
  蔣深嘴角浮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她是第一個敢跟他對嗆的女人,現在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敢跟自己對嗆到什麼程度。

  ◎             ◎             ◎

  入夜,豪華氣派的次臥室裡水晶吊燈柔和的燈光傾瀉而下,就像作夢一樣,王茵菲已經搬進了蔣深入住的總統套房,她在次臥室安頓了下來。
  剛沐浴過,身上裹著浴巾的她正翻著幾套衣服,這些都是她出席正式場合時候穿的衣服,可是已經好久沒穿了?;叵肫鹨郧案职?、媽媽一同出席各種場合,一家人其樂融融,她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墒亲詮膵寢屢虿‰x世,爸爸娶了人前一套、人後一套,老愛跟她作對的繼母,她的幸福就戛然而止。
  她的笑容在嘴角僵住,將衣服疊好。這一幕被端著一杯咖啡站在門口的蔣深看在眼裡,他覺得這個女孩是個有故事的人,他忽然也很想跟她發生一段故事。蔣深敲敲門板,「今天晚上我的歡迎宴,妳不會是想要讓我遲到,讓大家說我擺架子吧?!?br />   王茵菲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一跳,抬眸看過來,澄澈的眼底帶著幾絲防備,可是在看到蔣深後,她的防備變成了怒色,「你幹嘛不敲門就進來了?!雇跻鸱齐S手抓起一件衣服擋在自己面前,身上只裹一條浴巾的她真的好尷尬。
  「我說話之前不是敲門了嗎,本來妳也沒把門關上啊?!故Y深掃一眼她身體上下,上身被衣服擋住,可是白皙修長的雙腿卻性感地呈現,很是誘人。
  王茵菲紅著臉,是她大意了,以前一直住女員工宿舍,她沒有那麼多顧慮。
  蔣深背過身去,「趕緊給我換上衣服出來,我可不想在我的歡迎宴上遲到?!?br />   王茵菲光著腳走到門口,一把關上門還反鎖上,才換上一件很低調的黑色連身裙。
  當她出現在蔣深面前,蔣深不由得讓目光停駐在她身上好久好久。柔軟漆黑的長髮服貼地披散在她背後,身上黑色的連身裙襯托得她肌膚勝雪,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在質料很好的黑色布緞包裹下更顯性感,她的肩上綁了個蝴蝶結,很是優雅。
  王茵菲站在蔣深面前,看到蔣深打量的眼光,她有點不自在,「這件衣服不好嗎,那我要不要去換?」
  「別換了,我可不想遲到?!故Y深逕自向房門去走。
  晚上七點,飯店豪華宴廳裡賓客滿座,氣氛很熱鬧,蔣深踏進宴廳,馬上就吸引了周圍的目光。他一身黑色西裝,在人群中英俊帥氣、氣質高貴,上臺講過話後,他很快回到人群當中。王茵菲跟在他身後,向他介紹各位飯店高層還有來賓。
  蔣深應酬完後走到一個角落裡,一覽整個宴席。
  王茵菲站在他身旁,一副隨時候命的樣子。
  觥籌交錯,燈光下更是流光逸彩。
  「執行董事長,介不介意跳個舞?」身為總經理秘書,李欣打扮得時尚性感,款款而至,一襲紅裙襯托她熱情似火。
  蔣深很有紳士風度地握起她的手,與她一同走向舞池。
  王茵菲雙手抱著手臂站立原地,看蔣深跟她的好同事在舞池裡翩翩起舞,贏得陣陣掌聲,可不遠處的總經理已經臉色不好看了。
  總經理跟他的秘書之間有曖昧關係早已經不是一個祕密了,因為總經理同時跟飯店裡很多個女職員之間都有緋聞,所以大家都搞不清楚狀況?,F在總經理秘書在執行董事長懷裡,總經理臭著一張臉,大家都等著看好戲。
  果然李欣剛從舞池出來,總經理便一把把她帶到了陽臺上。他們先是低聲爭吵,緊接著開始摟摟抱抱,在場的人都在議論。
  王茵菲細長柔媚的杏眼帶著促狹的笑意,看蔣深端一杯酒在輕啜著。
  「原來已經名花有主,為什麼不提醒我一下?!故Y深沒好氣地說。
  王茵菲撇撇嘴,「反正這裡你最大,也沒人敢跟你搶?!?br />   「可是我對別人的女人沒興趣?!故Y深繼續接話。
  「那邊已經打翻醋罈子了,你還在這裡說風涼話?!雇跻鸱茡u搖頭,有點幸災樂禍的意味。
  「那妳就陪我跳一曲,挽回挽回形象?!故Y深一把抓住王茵菲的手,剛碰觸到她柔若無骨的手,一股電流流入他體內。他實在不應該理會別的女人,而丟下身邊這個尤物。
  舞池裡,蔣深與王茵菲動人的舞姿很快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從總經理跟他的情人身上轉移過來。
  蔣深的臉湊到王茵菲耳邊,「不知道跟妳跳舞會不會打翻更多醋罈子?」
  王茵菲微微一笑,「也許哦?!?br />   蔣深一隻大手輕按在她柔軟的腰上,「那這真是我天大的榮幸?!?br />   隨著曼妙的舞步,蔣深冰冷的唇不時在她耳畔輕輕碰觸,蔣深心底浮起一股奇妙的感覺,這個女人渾身散發迷人的魅力,可惜她身上帶刺,不好親近。
  隨著一陣清脆的玻璃落地破碎聲響,人群中一陣騷亂,「啊,有人要跳樓了!」隱約有喊叫聲從不遠處傳來。
  「我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雇跻鸱茠昝撌Y深的手,向騷亂的人群中走去。
  蔣深站立原地,他的私人秘書竟然就這樣丟下他去多管閒事了,不少女人上前跟他搭訕,可惜他沒有興趣。大步走出舞池,他拿過服務生端來的酒一飲而盡,藉以壓壓他的火氣??粗e客都過去看熱鬧了,他也走了過去。畢竟這家飯店現在歸他管,他不可能袖手旁觀。
  宴廳的陽臺上,風不時從玻璃落地窗外灌進來,將窗簾吹起??偨浝砼c李欣已經倉皇地退了出來,只是一個長得挺好看的女服務生坐在圍欄上,雙腿懸在圍欄外,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兩三個飯店管理人員還有一群服務生都在勸她下來。
  王茵菲跟這個女服務生有過交集,她知道對方的名字,「小琴,妳冷靜一點,有什麼事情下來我們好好談好嗎,不要衝動?!?br />   「有什麼好談的,我太傻了,我都看到了,我不想再傻下去了!」小琴難過地大哭。
  「小琴,妳不傻,妳很聰明也長得很漂亮,只要妳下來,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心,會沒事的?!雇跻鸱粕锨耙徊?,想要慢慢接近她。
  「妳別過來!」小琴情緒很激動,她像是看到了王茵菲身後的什麼人,突然變得崩潰,「讓那個人滾!我不想看到他們?!?br />   王茵菲回過頭,看到總經理,她心下已經明白幾分,「好,我讓他們離開,那妳乖乖下來好不好?!雇跻鸱埔贿厔裥∏?,一邊眼神示意總經理離開。
  「茵菲姐,我真的好難過,我為什麼會喜歡這樣的人?!剐∏俅舐暱蘖似饋?。
  王茵菲很擔心小琴,她慢慢地挨近小琴,「小琴,我們一生中會遇到很多很多的人,有的人會讓我們開心,有的人會讓我們難過,在所難免,我們為什麼要為一些人渣而錯過真正會珍惜與疼愛我們的人呢。小琴,我,還有很多很多同事都很關心妳也很珍惜妳,聽我的話,先下來好嗎?!?br />   所有人都對王茵菲一席話點頭稱讚,連不遠處的蔣深都瞬間對他這個秘書刮目相看,很欣賞她。
  「妳說誰是人渣?!箍偨浝磉€沒遠走,聽到王茵菲的話他又折回原地質問道。
  小琴聽到總經理的聲音,情緒再次波動,就在她想要縱身一躍之際,王茵菲上前一把從她身後抱緊她,所有人擁上幫忙,終於把小琴救了下來。
  小琴在幾個同事的陪同下離開。

  第二章

  王茵菲握著手肘,一臉怒色看著總經理,「誰是人渣自己心中有數吧,你也不必對號入座?!?br />   「王茵菲,妳不要仗妳有幾分美色就隨便指責別人!」總經理臭著一張臉,她是他下屬,他無法容忍她當眾指責他。
  「我剛才有指名道姓說欺負小琴的人渣是你嗎,你是不是心裡有鬼才在這裡暴跳如雷?!雇跻鸱平z毫不示弱。
  總經理惱羞成怒,揚手就想打王茵菲,蔣深一下子抓住他高高揚起的手腕,「我還真沒想到我們的總經理逼得女人跳樓不算,還打算打女人?!故Y深冷冷的口吻,甩開了總經理的手。
  總經理惡狠狠地指著王茵菲,「不要以為妳找了個靠山就可以指責別人!」
  「別對我的秘書指手畫腳,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蔣深厲聲道。
  總經理看一眼蔣深,他不想得罪上司,忙轉身離開。
  看完熱鬧,人也漸漸散去,蔣深一把拉起王茵菲手腕,「這裡風大,我可不希望我的秘書變病貓?!?br />   王茵菲知道蔣深幫她解了圍,於是她也很配合地跟著他走。
  回到總統套房裡,蔣深讓王茵菲坐在沙發上。找來了藥箱,蔣深握著王茵菲白皙的手臂察看她的手肘,看到那裡已經擦傷一小塊,蹙了蹙眉頭,「妳一個女孩子,連自己都保護不好,還要為別人出頭?!?br />   「不然呢,跟所有人一樣袖手旁觀,看著她跳樓嗎?!雇跻鸱剖种馔吹脜柡?,心情也變得很不好。
  「妳不應該挑戰妳的上司,不給他面子對妳沒好處?!故Y深將王茵菲的手擱在自己的大腿上,小心幫她消毒、上藥。
  「他私生活有問題,我本來是不應該管的??墒撬甲屝∏傧胩鴺橇??!雇跻鸱埔荒槦o辜。她也不想得罪總經理啊,可是他偏要自己對號入座讓所有人都知道是他了。
  蔣深笑了笑,「我也沒想到他會那麼愚蠢?!?br />   王茵菲看到蔣深的笑臉很驚訝,可是手肘處一陣疼痛讓她一把抓住蔣深的手,「不要,好痛?!?br />   「我在給妳上藥?!故Y深不耐煩地說。
  「你弄痛我了?!雇跻鸱瓢欀粡埬?。
  「只要貼好OK繃就沒事了?!故Y深一臉無奈,他可是第一次對一個女人這麼用心。
  「我不要?!雇跻鸱朴X得他好粗魯,雖然他是為她好,可是她不想讓他弄,她打算自己來。她站起身來準備回房,可是鞋跟一扭,她重心不穩地撲到了蔣深懷裡。意外的親密接觸讓王茵菲臉上一紅,彈跳而起,臉色變得不好看,眼神裡對蔣深充滿了防備。
  蔣深瞥她一眼,「怎麼,妳以為我看上妳了嗎?!?br />   王茵菲抿抿嘴唇,的確不少接近她的男人都對她有企圖,她已經習慣防備過分親近自己的人,可是這次是她撲到他懷裡的,所以理虧的她無法出聲責怪他。王茵菲不想回答他的問題,可是又不想兩個人之間太沉默,奇怪的氣氛會讓她受不了,所以她開口了,「那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什麼事?」蔣深此刻眼裡只有她一個,雖然說了一句反話,可是也是因為她太不領他的情才說的氣話。
  「就是小琴她……會不會受罰???」王茵菲有點擔心地問。
  「當然是辭退?!故Y深用無比平常的口吻說。
  「可是錯又不在她,是總經理的錯?!雇跻鸱朴悬c不解。
  「那種不懂珍惜自己生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人,留在飯店有什麼用?!故Y深不喜王茵菲的婦人之仁。
  「她只是一時想不開,如果就這樣炒掉她,也太不近人情了吧?!雇跻鸱剖植粷M蔣深的做法。
  「有這一次不擔保沒下一次,如果飯店三番兩次被這麼鬧,還會有人來入住嗎?!故Y深的聲音沒半點起伏,在他的眼裡用人就如下棋,不中用的就棄掉,再平常不過。
  王茵菲咬咬嘴唇,對他的好感頓時大打折扣,「你太冷血了?!?br />   「冷血?」蔣深冷冽的眸子透著寒光,「沒有價值的東西被淘汰掉,才能讓有價值的東西有被利用的機會。物競天擇,這麼簡單的道理妳不會不懂吧?!?br />   「可她是一個人,有血、有肉、有情感……」
  「可惜沒理智?!故Y深打斷她。
  「不對,你說要怎麼樣才可以再給她一次機會?她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雇跻鸱普Z氣軟了下來。
  蔣深瞥一眼王茵菲的臉,「很簡單,妳陪我上床?!?br />   「什麼!」王茵菲瞪大雙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的。
  蔣深臉上沒有絲毫的波瀾,他又重複了一遍,「如果想讓她留下,妳得陪我睡一晚?!?br />   「你流氓!」王茵菲氣得臉都紅,她揚起手想甩他一巴掌。
  蔣深一把握著她的手腕,目光從她身上掠過,「告訴妳,女人我不缺,妳是有幾分姿色、幾分性感,可是性感、美貌的女人,在我的圈子裡比比皆是,沒什麼新鮮的。我的秘書人選指定妳,只是看重妳的履歷,有過留學的經歷會比較容易溝通,精通幾門外語比較能夠配合我的工作。
  讓妳陪我睡一晚,一來可以幫妳的朋友,二來僅是為了滿足我的需要。如果妳不答應就算了,不要老是擺出一副刺蝟的樣子,我覺得很煩?!故Y深對自己的驕傲讓他說了一番帶刺的話。
  王茵菲掙脫蔣深的手,「你要滿足需要去找別人,如果你要炒掉小琴隨便你,可是希望你三思。我也是有尊嚴的,你不要以為你是執行董事長就可以隨便威脅人,想怎樣就怎樣?!?br />   「我會的,不用妳操心?!故Y深丟下王茵菲回房,兩個人的關係瞬間降溫。

  ◎             ◎             ◎

  清晨,總統套房的窗簾已經被打開,陽光透過玻璃窗灑落在房間裡,窗外風景如畫,讓人陶醉。蔣深穿著睡袍經過王茵菲的次臥房,聽到裡面有響聲,知道她還在,心想著給她派些工作,好增進一下彼此的見面機會。
  這一週下來,他與王茵菲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其他時間他們是互不往來,雖然住在同一間套房裡,可是兩人幾乎錯開所有有可能碰面的時間,各忙各的事情。
  忙碌之餘,蔣深知道自己會牽掛王茵菲,那個一直防備他,讓他很不高興的女孩。而王茵菲對蔣深則多了想念,畢竟她見過他迷人的笑,也得到過他的關心。
  他們都覺得對方既討厭又有趣,可是卻不想和好,因為他們都很驕傲,不想先主動。
  當蔣深換好衣服再次出現在王茵菲房門口時,她已經出去了。蔣深回到辦公室找她,得知她已經去幫忙處理一個有諸多挑剔的客人。
  蔣深一個人在辦公室等了好久,如坐針氈,他查到那個客人的房號,打算盡快找到王茵菲並分派給她工作。
  房門緊鎖,本來蔣深不想打擾客人,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時,房間裡傳來瓷器破碎的聲響。有種不祥的預感,蔣深忙拍門。
  情急之下,蔣深立刻通知櫃檯拿鑰匙來,一眼就看到被客人糾纏的王茵菲。王茵菲一邊推開客人,一眼瞥見蔣深,可是她沒有向他求助。
  那個客人罵罵咧咧的,大概是先前讓王茵菲踢過幾腳,他一手摀著胯下,一手伸向王茵菲揪著她的頭髮,她的長髮已經凌亂地披散開。
  蔣深上前二話不說將王茵菲拉到身後,一把揪起無賴客人的衣領,揮手給了對方一拳。
  對方吃痛抱著腦袋,「不就是摸一下而已嗎,至於踢我幾腳嗎?!?br />   王茵菲越過蔣深肩膀看著那個無賴客人,「臭流氓、色狼,我是來幫忙解決問題的,不是來讓你摸的!」
  蔣深回過頭看著王茵菲,「妳沒事吧?」
  「沒事……」王茵菲搖搖頭,手卻緊緊握著蔣深手臂,很用力。
  蔣深知道表面上的她很剛強,可是實際上她在害怕,她抓著自己手臂的手在顫抖??粗ε碌臉幼?,完全不像平時那個看起來很強勢的她,他意識到眼前的這個女人其實也很脆弱並且需要保護,猛然瞥見她手臂上被撕破的襯衫袖子,她白皙的手臂若隱若現,他的臉色驟然變得很難看。
  把外套脫下披在王茵菲身上,他一雙陰鶩的眼睛望向無賴客人,「混蛋,等著收我的存證信函!」蔣深狠狠地警告完對方,帶王茵菲離開客房。
  總統套房裡,蔣深抱著簌簌發抖的王茵菲,真的很心疼她,她真的激發了他身為一個男人想要保護一個女人的強烈慾望。
  王茵菲微仰著臉,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眼睛不停地眨著,試著不讓眼淚掉下,「我沒事、我很好,他只是碰了我一下,我踢他幾腳了,我沒吃虧?!拐f完她還強作歡顏,給蔣深一個微笑。
  蔣深看著她,也看透她的逞強,「妳想哭的話,我的肩膀可以借妳?!?br />   「誰要哭,這種情況我又不是第一次碰見了?!雇跻鸱菩揲L的指尖輕輕拂去眼角的淚水,「對了,你為什麼會來找我,有什麼事嗎?」王茵菲有點疑惑,他好久沒理她了。
  蔣深看著她,無法控制地一把將她擁入懷裡,「對,我有事找妳,一早就有事,可是妳已經離開房間,我只好去找妳。該死,我一個早上都心緒不寧,原來妳差點就出事,早知道我就一直等到妳出來,直接分配工作給妳,不至於妳先我一步出去,遇到那種人渣?!故Y深越想越氣,他才意識到他懷抱裡這個女人不知不覺已經在他心裡占據很重要的位置。
  被蔣深一下子抱緊,王茵菲心裡一堵,直想哭,可是她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緒,她想掙脫他的懷抱,可是她發現他溫暖地將她緊裹的感覺就像以前媽媽抱著她一樣,讓她懷念、讓她沒辦法拒絕。
  「你、你找我什麼事?你可以打我手機的?!雇跻鸱萍t著眼眶說。
  「妳不知道妳的手機一直是關機狀態嗎?!故Y深一副急壞了的樣子說。
  王茵菲才想起昨晚忘記給手機充電,一早已經自動關機了,「我手機忘記充電,已經關機了?!雇跻鸱拼瓜卵垌?。
  「幸好我及時找到了妳,以後不許妳再管客房的事,特別是那種難纏的客人,妳不許再管了?!?br />   王茵菲抬眸看他,「可是這是我的工作啊?!?br />   「妳現在是我的秘書,我讓妳怎麼做妳就怎麼做,我不希望飯店在整頓期間出什麼狀況,上次想要跳樓自殺那種事情才剛剛擺平,我不希望再有女員工被調戲的事情發生?!固熘罏榱俗屚跻鸱圃谧约弘x開以後可以在飯店裡不被刁難,他已經以影響公司聲譽為由,把那位品行不端的總經理給辭退了。
  「對了,那件事我剛好想要問你,你為什麼把總經理辭退了?」王茵菲質問蔣深,要知道她的爸爸跟總經理的爸爸是舊交,辭了他對她只會更加麻煩,那個總經理現在沒事就找她繼母講她壞話,她以後只會麻煩一籮筐。
  「那種品行不端的人留在公司,只會造成越來越多的負面影響?!?br />   「那小琴呢,你沒有炒掉小琴,你聽了我的話對不對?」王茵菲看著蔣深的臉,很開心的樣子。
  「區區一個小服務生,還要麻煩我一個執行董事長來處置嗎,當然是由人事部來處理,他們想要留人就隨便他們吧?!故Y深不想承認他沒有炒掉小琴這件事。
  王茵菲粲然一笑,「嘻嘻,你一定是把我的話聽進去了,不想變成沒良心的人,所以……」
  「好了,妳身上這件襯衫已經被撕爛了,我幫妳脫下來?!故Y深顧左右而言他,一時慌張,伸手去解王茵菲襟前的鈕釦。
  王茵菲嚇一跳,雙手一把將蔣深重重地推了一把,臉上的笑容也僵住。
  王茵菲對自己的敵意讓蔣深一下子臉色變得難看,他沒想到她一點都看不出來自己對她的關心還有在意,她對自己的感情還是無動於衷,讓他很生氣。站起身來,他一臉戲謔,「王茵菲,我幫妳解圍,一句感激的話都沒有也就算了,難道妳還要把我當敵人、當無賴嗎。我已經說過了,我對妳沒有興趣,妳不要總是以為每一個人都會對妳動歪腦筋好不好?!?br />   王茵菲眸底含淚,她本來已經對蔣深改觀,可是她沒想到他絲毫不忌諱就動手解她的鈕釦,讓她對他的好感盡消,印象也大打折扣。
  「對,你已經一再地強調過你對我沒興趣,我已經很明白,對於你今天幫我解圍,我很感激。從這一刻起,我只會做好我秘書的本職工作,也希望你不要再插手我的任何事情?!?br />   蔣深氣不打一處來,這個女人他真的是白喜歡了。
  王茵菲站起身來,離開客廳,兩人再次把關係鬧得很僵。
  夜深了,蔣深剛從浴室裡出來,剛洗過的頭髮柔軟而凌亂,健碩的上身裸露著,下身只是隨意地圍了一條浴巾。他高大的身影站在窗戶前,看著外面燈光璀璨,想不明白為什麼王茵菲就是不能跟他和平共處。
  房門一下子被打開,他回過頭,看見王茵菲闖了進來,手裡提著他好幾件乾洗好了的衣服。
  看到蔣深,王茵菲臉上一陣錯愕,但很快便恢復平靜,她逕自走到他的衣櫥前打開了衣櫥門,將他的衣服掛好,轉過身準備離開。這段日子除了在工作上協助他,其他時候她都是這樣跟他冷戰,這讓蔣深很不爽。
  「喂,這塊玻璃窗上有汙漬了,幫我擦乾淨?!故Y深指著一旁的落地玻璃對王茵菲說。
  王茵菲放停了腳步,頭也不回,口吻也是冷淡的,「我會叫清潔人員過來?!?br />   「我不想看到那些毛手毛腳的清潔人員出現在我的房間裡?!故Y深一副很排斥的樣子。
  王茵菲再也不發一言,踩著拖鞋走出了他的房門。
  蔣深瞪大雙眼,他沒想到王茵菲竟敢不聽他的指揮。
  不一會,王茵菲又慢悠悠地踱了回來,手裡多了一塊乾淨的抹布。
  蔣深雙手環胸,就知道她不敢違抗自己。
  王茵菲看都不看他一眼,徑直走到了落地玻璃窗前,開始擦玻璃窗。
  蔣深在一旁看著她,她已經沐浴過,身上穿一件寬鬆的T恤和一條短褲,隨著她的動作,她胸前的豐滿又在輕輕晃動,修長白皙的雙腿充滿誘惑。蔣深蹙蹙眉頭,視線從她身上移開,如果她不帶刺會很甜美誘人,因為他的身體對她已經有了反應。
  摸摸下巴最近沒心情打理的鬍子,蔣深的目光又回到了王茵菲身上。她正踮起腳尖抹窗戶的高處,因為搆不著,她搬來一張椅子站了上去。
  看著她上衣下襬時隱時現的小腹,還有雪白的腳踝,臀部也不時翹起,蔣深感覺小腹處一團慾火正在急升起來。
  王茵菲擦好窗戶,搬回椅子,準備離開他房間。
  「還有事呢,那麼急著走幹嘛,我又不會吃了妳?!故Y深上前,摸摸下巴有點扎手的鬍子,「我鬍子長長了,幫我刮鬍子?!?br />   王茵菲杏目圓睜,「抱歉,秘書的工作應該不包括刮鬍子吧?!?br />   蔣深一把拉著她的手往浴室走去,「不是說過了嗎,照顧老闆日常雜事?!?br />   王茵菲氣得瞪他一眼,最後還是無可奈何地接受了他的要求。
  鏡子前,王茵菲輕輕托著蔣深的下巴,將泡沫一點點抹到他的鬍子上,再拿起刮鬍刀幫他輕輕刮去鬍子。王茵菲第一次幫男人刮鬍子,當她抬眸看到蔣深正盯著她的臉看,她臉上一紅,忙躲開他的目光,可是頭一低,又看到他結實的胸肌。
  「妳認真點,別弄傷我了?!故Y深看著王茵菲那躲避的眼神,心底有幾分玩味的感覺。那麼近的距離,讓他很想一把摟著她、吻她,可是她老是防備著他,讓他不敢對她輕舉妄動。有種禁慾的味道,讓他對她既想靠近,又不得不保持著距離。
  終於幫蔣深把鬍子刮乾淨,看著他身上清清爽爽的,王茵菲滿有成就感,將洗手臺清理好,她準備離開。
  「先別走,我肚子餓了,妳去給我買點吃的?!故Y深再三對王茵菲發出指令就是為了跟她多待一會。
  王茵菲回過頭,好看的眉頭蹙起,最後她還是畢恭畢敬的樣子擠出一副笑容來,「是,執行董事長?!够剡^頭,王茵菲咬牙切齒,對蔣深她真的是受夠了!
  「我想要吃麵,必須加香菜?!故Y深看著她離去的背影附上條件。
  王茵菲背對著他白了一眼,「知道了?!?br />   半個小時以後,王茵菲把蔣深的麵打包好帶回了套房。
  蔣深正在客廳看電影,很休閒的樣子。
  王茵菲把麵放在桌面上,準備回房。
  「喂,妳就這種服務態度嗎?!故Y深喊停了她。
  王茵菲回過身陪著笑,「請問執行董事長還有什麼吩咐嗎?」
  「幫我打開啊?!故Y深不耐煩的樣子。
  「你有手有腳的,不會自己來嗎?!雇跻鸱瓶煲凰漂偭?。
  「妳是我的秘書,相當於我的左右手,這點小事妳都不能幫上司做好嗎?!?br />   王茵菲很粗魯地幫蔣深將麵倒好,端到他面前,「執行董事長,請慢用?!?br />   「我不喜歡麵裡面有香菜,幫我挑乾淨?!故Y深說完,繼續看他的電影。
  王茵菲瞪大雙眼一臉不滿,「又是你說要加香菜的,現在又說不喜歡,你是故意的吧?!?br />   「我喜歡香菜的味道,可是不喜歡吃它,所以妳幫我挑乾淨?!故Y深拍拍他身旁的位置,示意王茵菲坐下。
  王茵菲沒轍,一屁股坐在他身旁,開始一點點將切碎的香菜挑出來。
  蔣深的視線不知不覺也從電視機螢幕上轉移到王茵菲臉上,看著她神情專注的樣子,他很滿足她停留在自己身邊的感覺,「認真點挑,我不想吃到任何一丁點的香菜?!故Y深想著她越是慢慢挑,就越可以多陪陪自己,所以就找了個方法。
  「一點香菜毒不死你的,你還是趁熱吃了吧,不然等會喊餓,我可不管你?!雇跻鸱瓢淹肱醯绞Y深面前,沒好氣地說。
  蔣深沒有接過碗,反而很無賴的樣子,「妳餵我吧,這樣就算是中毒我也樂意?!?br />   「想得美,自己吃?!雇跻鸱茖⑼敕诺阶烂嫔?,轉身回房。
  端起碗的蔣深嘴角浮起一抹笑弧,對王茵菲他是越來越有感覺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