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點愛套書 > 商品詳情 【嚴選好書】朕的醬油妻《全兩冊》
【5.4折】【嚴選好書】朕的醬油妻《全兩冊》

點點愛AL527-528OP-蘇雪若

會員價:
NT2495.4折 會 員 價 NT249 市 場 價 NT460
市 場 價:
NT460
作者:
蘇雪若
出版日期:
2015/08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56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40
夜劫
NT118
銷量:222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12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10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06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89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182
囚妻
NT118
銷量:172

萌軟小官女才德兼備,入了宮居然要洗龍內褲,
她逆轉醬油人生,賣萌撒嬌抱牢皇帝大腿,
更讓他夜夜爬床,把她寵冠六宮。
晉江蘇雪若的傻白甜歡樂愛情,挾千萬積分強勢來襲!

楚瑜覺得自己這小半輩子挺苦逼的,幼年時靠穿越女作弊早慧有才名,
經常出入宮闈,小時候混得還不錯,結果她才女的牛皮越長大越吹不下去了。
不僅被人笑話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她還越長越圓潤,
從小時候玉雪可愛的小美女,變成現在的可愛小胖子一枚,
能吃是福,豐腴也是福,她是福上加福,將來她一定會更有福氣的。
再說她是個很自知的人,知道她這種智商玩宮鬥絕對會玩死自己,
既然智商拚不過,那就拚大腿吧。楚瑜決定要抱個粗大腿,
敢問誰的大腿最粗?當然是現今皇帝延熙帝,更何況他不僅是皇帝,
大楚權力地位最高之人,更是天下第一美男,讓女子一見變態誤終身。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楚瑜最近有點小憂傷,一是賞花會沒有對上那副絕對,被所有人笑話才女名不副實;二就是說要娶她的青梅竹馬表哥,變心要娶她堂姊了。
  真所謂怎一個憂傷了得!不行,她要吃點桂花糕緩緩。
  大概這世上倒楣之事都是接二連三的,丫頭靈雲很快又端回一匣子倒楣,啊不,是絹花。
  靈雲身後還跟著堂姊楚晴的丫頭鴛鴦,鴛鴦一進屋,就屈身笑道:「大爺送了絹花到府上,我們姑娘說這絹花紮得好,她都沒見過這麼精緻的,說是給姊妹們都送一些?!拐f著,她從靈雲手中拿過匣子打開給楚瑜看,「三姑娘,喜歡哪個自己挑?!?br />   楚瑜手中還拿著桂花糕,睜著大眼睛不明所以,倒是身邊的丫頭靈霞疑了一句,「大爺?」
  「哎喲,妳瞧我?!锅x鴦抬手輕巧打了下嘴巴,神色羞赧曖昧,語氣親暱非常,「是凌家大爺,不是咱們家大爺?!?br />   都親切地叫上大爺了,果真是定了親的。
  楚瑜眨了眨眼睛,黑眸清晰明透,像是浸過水一般。靈雲看了心疼,氣不過,輕哼一聲:「這絹花,我們也有的,是南邊的手藝,也……」
  「靈雲?!钩ぷ枇艘痪?,放下糕點,拿帕子擦了擦手,走到匣子邊上挑了一朵粉色的,還在鬢髮上試了試,「嘻嘻,好看嗎,我喜歡這個,回去替我謝謝大姊姊?!?br />   鴛鴦笑道:「三姑娘喜歡就好,不枉我們姑娘一番心意,奴婢還要去四姑娘那,就不留了?!?br />   楚瑜點點頭,吩咐靈霞,「去送送鴛鴦?!?br />   鴛鴦走後,靈雲氣得摘下楚瑜頭上的絹花扔在地上,不解氣還上去踩了一腳,「誰稀罕她們的絹花,大姑娘分明是過來氣人。姑娘,您怎麼不讓我說凌大爺也給您送過絹花,比這個精緻多了?!?br />   楚瑜撿起地上被靈雲踩過的絹花,拍了拍灰,灰塵瀰漫,一下子堵在了她心口。
  她想起兩年前表哥凌出塵也是給她送過絹花的。那年是他第一次出遠門,開心得根本無法掩藏情緒,眼角眉梢俱是笑意。他告訴她,這絹花是蘇州陳大娘的拿手絕活,她一天只紮十個,多一個都沒有,他半夜就去排隊了,才給她搶到一個。
  因為夜裡黑,他還摔了一跤,額角留了個小傷疤。他笑著說,這是比玉珮啊、金鎖啊,更好的信物,有傷疤在,她就不能反悔,只能許給他。
  想到這,身為吃貨的楚瑜居然沒了胃口,「把桂花糕拿下去吧,絹花也放好,以後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見了?!?br />   夜裡,楚瑜失了眠,流了一晚上的眼淚,被子都浸溼了。她還不敢大聲哭,只能咬著被角,身體顫動得厲害。楚瑜告訴自己,就哭這一次,哭過後就將一切全忘掉,明天又是新的開始。
  其實,楚瑜這小半輩子挺傳奇的。不僅穿越了,還穿越到一本當紅小說之中,不過可惜她不是女主,更不是女配,甚至連炮灰都算不上。她只是小說中只出現過兩次名字的濟川伯的孫女,書中都沒有她的名字。
  這本小說楚瑜看過,當初還特別迷那個男主來著,甚至跟男二粉們唇槍舌劍,每天在網上罵來罵去。
  小說中,女主是一位庶女,進宮參選秀女,被皇帝看上,接下來就是上演虐戀情深?;实凼莻€變態,冷酷無情、殺人如麻、霸道獨裁,單是皇后就殺了兩,更是奉行愛妳就是折磨妳,每天虐女主。女主最後受不了了,和溫柔王爺在一塊,更是殺了皇帝,謀得了皇位。
  變態皇帝在寢宮漫天火光中,對女主輕聲道:「我愛妳?!?br />   就這樣一個變態貨居然還有一幫粉絲喜愛,天天跟男主粉對罵。說男二皇帝深情啊,他這麼變態是小時候吃的苦太多,他這麼愛女主居然還要被女主拋棄,連皇位也失去,太可憐了。
  當然,變態男二能有這麼多粉絲,一個最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他長得好。男二不僅是皇帝,大楚權力、地位最高之人,更是天下第一美男。據說女子只要看他一眼,就會傾心,一見變態誤終身。
  他更是身材好,有八塊腹肌,腰肢有力,床上十分之勇猛,一夜七次郎。女主最開始也是愛慕他的,為了引起他注意,做了不少事,實在是後來被虐得太慘了,才不得已移情別戀。
  楚瑜穿過來時,網上男主粉和男二粉正罵得熱呼,可惜,這些她都看不到了。
  她翻了個身,覺得自己這小半輩子挺苦逼的,幼年時靠穿越女作弊早慧有才名,經常出入宮闈,德妃姨母特別喜歡她。因為德妃自己沒孩子,就把她當作女兒養,小時候混得還不錯。
  結果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她才女的牛皮越長大越吹不下去了,不僅被人笑話是傷仲永,她還越長越圓潤,從小時候玉雪可愛的小美女,變成現在的可愛小胖子一枚。
  楚瑜自己倒不覺得自己胖,一米六五的身高,一百二十斤,其實還好啊,她只是豐滿而已,不過十六歲,胸圍就已經有D了,胸器傲人,身上肉乎乎的,嬌豔逼人。楚瑜覺得就憑自己這長相絕對是楊貴妃級別的,多美啊,大胸、細腰、面容嬌媚,真不知道那些人是什麼眼光非要說她胖,她明明一點都不胖好不好。
  霉運這個東西,其實接二連三還是不夠的。第二天,楚瑜頂著兩個黑眼圈,遭遇了晴天霹靂。
  「什麼,我、我要去選秀?」楚瑜都開始結巴了。嗚嗚嗚,她好怕,她不要靠近那個變態皇帝,他可是會殺人的。
  李氏也很憂心,不過卻沒有楚瑜那麼擔心,她抬手摸摸楚瑜細膩柔滑的臉蛋安慰她,「放心好了,妳這麼胖,一定連初選都過不去?!?br />   阿娘,妳這真的是在安慰我嗎?
  媽蛋,等選秀這股風過去,她一定要減肥!楚瑜握了握白嫩的胖拳頭。Fighting,戰鬥吧,胖妞!
  說完了壞消息,李氏才注意到楚瑜的黑眼圈,一時有些心疼,「別想凌家那個壞小子啦,我們阿瑜這麼有福氣,將來一定會許個好人家的?!?br />   「嗯?!钩c點頭,「能吃是福,胖人也有福,我是福上加福,我將來一定會更有福氣的?!?br />   女兒這麼自信,李氏口中的安慰頓時說不出來了。哎,準備了一肚子的安慰話,看來是無用武之地了。不過,還有一樣安慰利器,一定能用到,「乖寶啊,阿娘給妳準備了好東西?!?br />   「什麼好東西?」這麼多壞消息砸來,楚瑜有點提不起勁,根本不期待有好東西了。
  李氏神神祕祕,還拍了拍手,不一會張嬤嬤就背著手進來了。
  「噔噔噔噔?!估钍线€弄了一個炫酷的開場伴奏。張嬤嬤伴隨著李氏的出場聲,捧出來一個不圓不扁、圓滾滾的東西。
  「土豆!」楚瑜真是驚喜了。
  她都要熱淚盈眶了好嗎,身為一個超級愛吃土豆的人,你能想得到在古代十幾年沒吃到的痛苦嗎?不行,她要親親它。
  嘴巴在湊近那一刻,被李氏瞬間拿手擋住,「髒不髒啊,都是泥土,妳呀,真是饞貨?!?br />   李氏恨鐵不成鋼,怎麼就不能管住那張嘴,小時候多好看啊,現在誰見到不說胖,馬上就要說親的人了,一點自覺都沒有。
  「阿娘阿娘阿娘!」楚瑜激動地抓住李氏的手,「哪來的,是舅舅帶回來的嗎?」
  「可不是?!估钍习櫭?,「妳舅舅為了給妳尋妳畫的那些怪模怪樣的東西,可是費老勁了。哼,都把妳慣壞了?!估钍掀财沧?,「知道妳喜歡,妳舅舅這次出海帶回來好幾袋子,夠妳禍禍了?!?br />   「歐耶,舅舅太棒了!」楚瑜好激動,「阿娘、阿娘,留一袋子作種子,放在咱家莊子上種,以後就能年年吃土豆了,嘻嘻嘻嘻?!?br />   想到土豆泥、炸薯條、土豆燒雞塊、紅燜小土豆,嗚嗚,楚瑜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哼哼,什麼凌出塵、什麼選秀,都滾一邊去吧,從今天起,她楚瑜就要過上天天吃土豆的好日子啦,哦哈哈哈!
  「妳呀?!估钍宵c了她腦門一下,無語至極,也不知道她怎麼就生出這麼一個饞丫頭,就長個吃心眼。
  「對了?!钩め嶂嵊X,「選秀不是從民間遴選美女嗎,怎麼我也要參選?」
  李氏嘀咕道:「我還以為妳不會問呢,這是皇上下的旨意,估計要從中選后,秀女身分當然要貴重些?!诡D了頓,李氏又道:「這次大姑娘也去?!?br />   「她不是定親了?」楚瑜瞪大眼睛。
  李氏搖頭,「定親有什麼用,誰敢跟皇上搶人,不過估計妳大伯母會從中打點,第一道初選就能回來?!?br />   「您不打點嗎?」楚瑜問。
  李氏慢悠悠抬頭,做出一副驚駭狀,「我要是給公公塞銀子,人家估計會以為我想讓妳入選?!拐f完,她還嫌刺激不夠,又拍了楚瑜一下,「姑娘啊,妳說妳怎就那麼自信呢?!?br />   嗚嗚,您真是我親娘嗎,這麼埋汰您閨女!

  ◎             ◎             ◎

  為了這次選秀,楚家的姑娘們都很拚。
  大姑娘雖然知道自己不會入選,但也打扮得素淨可人,頭上戴了支梅花簪子,額前銀鍊抹額,眉心一點珠光,明媚多姿又不失清雅。
  二姑娘是大房庶女,不同於大姑娘,有了很好很好的親事,而且大夫人性子刻薄,肯定不會給她留心親事的,估計就是隨便嫁人,所以她對這次選秀志在必得。悉心裝扮,妝容精緻,頭上還戴了她姨娘受寵時得的壓箱底的首飾,碧玉釵,本來七分的容貌瞬間提升至九分,都快趕上楚瑜了。
  楚瑜雖然有點小豐滿,但她確實是楚家眾姑娘中最美麗的一位,所以有些時候,楚瑜會有點小得瑟,她胖怎麼了,胖也是最好看的一個,比她們都好看多了,說她胖的人都是在嫉妒她!必須滴。
  四姑娘是二房嫡女,別看長得嬌滴滴的,性子也軟糯,實則心裡也較著勁呢。新打的藍寶石頭面、腕間白玉鐲,二夫人為了她這次選秀也是拚了,嫁妝都快用光了,四姑娘一身從頭到腳都是全新的,而且頂頂貴重。
  五姑娘是二房庶女,她這次也是滿拚的,不過十三歲的年紀,還是蘿莉呢,就畫了個大濃妝,硬生生將她弄成成熟範。
  三姑娘楚瑜……呃,帶了一包土豆餅。
  大姑娘對楚瑜在馬車上吃土豆餅的行為十分嫌棄,連連賞了她好幾個白眼,「能不能別吃了,弄得都是味?!篃┧懒?,她可不想初選時被一幫太監嫌棄身上都是怪味。
  楚瑜咬了一口土豆餅,閉著眼睛享受了一會,讚嘆道:「小餅如嚼月,中有酥和飴。美味,美味??!」
  對於不懂美食的人,楚瑜一點也不想理,她轉頭跟四姑娘、五姑娘分享土豆餅,「妳們早上一定沒吃東西,餓了吧,來嚐一嚐?!惯@土豆絕對是沙地大土豆,那叫一個酥軟如綿絮,甜綿入心田。
  早早起來就坐馬車往皇宮趕,還要梳妝打扮,幾位姑娘幾乎是凌晨就起床了,一直忙乎,哪有心思用膳啊,這會聞到楚瑜手中的餅香,一個個腹如擂鼓,不斷咽口水。
  雖然又饞又餓,但是自制力還是有的,四姑娘搖了搖頭,小聲道:「我早上含了丁香果,不能吃東西?!?br />   楚瑜有點惋惜,這麼美味的東西她們居然吃不到了。
  大姑娘瞅了楚瑜手中金黃的土豆餅一眼,鼻腔矜持地發出了一聲哼,意味複雜難言,不掩嘲諷。
  四姑娘頓時呼吸就緊了,大姊、三姊,別鬧了好嗎,妳們兩個不想入選,我們還想呢,能不能為其他姊妹想想??!
  別看楚瑜軟萌軟萌的,其實特別厲害,只見她突然虎著臉瞪著大姑娘,還揚了揚手中的土豆餅,齜著小虎牙,「別惹我啊,小心我拿餅丟妳!」
  大姑娘還真被嚇唬住了,氣得臉色發青,她可沒帶備用衣服,她真是最煩最煩楚瑜了。
  楚瑜嘿嘿笑,又晃了晃手中油油的土豆餅,一時間,其他幾位姑娘都緊了呼吸,深怕這土豆餅落在自己身上。
  其實真的不用擔心,吃貨楚瑜是捨不得丟掉她的土豆餅的。
  等楚瑜三口兩口吃光土豆餅,大姑娘又開始過來挑釁了,她這人自身沒什麼本領,偏偏喜歡毒舌,嘴巴不饒人,很惹人討厭。
  「三妹妹,之前送的絹花還喜歡嗎?」大姑娘笑咪咪問。能許給理國公世子,大姑娘實在是得意,親事有了眉目之後,走路都帶風。
  瞬間楚瑜胸口就有些堵,她怏怏地轉過臉不說話。
  她曾經給凌出塵做過菜,翩翩貴公子喜歡得連連讚嘆,都快舔盤子了,他還說,等日後成了親就能天天吃到她做的菜了。楚瑜笑他不知羞,他就嘿嘿傻笑,一點也沒有外面精明深沉的樣子。
  大姊姊會做菜嗎?楚瑜偷偷瞅了大姑娘一眼,內心裡卻覺得自己很沒出息。管她會不會做菜,讓他去吃屎、吃屎、吃屎!
  楚瑜拿了條手絹斜靠在車廂轉手絹玩,語氣頗為讓人聽著沉不住氣,「大姊姊,妳也是要嫁入國公府的人了,能不能不要那麼小家子氣,不過就送了姊妹們一個絹花而已,就問來問去,是什麼矜貴東西嗎?」
  大姑娘立時漲紅了臉,連連瞪楚瑜,「妳、妳……」
  看著氣鼓鼓的大姑娘,楚瑜突然覺得沒意思,她欺負一個小姑娘幹什麼,移情別戀的人又不是她。
  楚瑜沒意思地闔上雙眼假寐,大姑娘本來已經想出來一句反駁她的話,結果看她閉了眼,頓時一口氣堵在胸口,上不來、下不去了。
  不知為何,從小到大,楚瑜除了一張臉,明明什麼也比不過她,但她在楚瑜面前總有一種低了一等的感覺,做什麼都像是跳梁小丑,難堪又可恨!最煩那種吵著架,一方卻突然停住,用一種看穿了你的眼神瞪人,感覺自己幼稚又無語,繼而後悔自己的行為,或者想像用新方法打敗對方,然後又後悔新的方法,陷入無盡的循環。
  馬車晃晃悠悠的,楚瑜有些小迷糊,瞇著眼睛陷入了回憶。
  楚瑜還是小小的一隻嬰兒的時候,就有冒尖的感覺,生得粉粉嫩嫩、白胖圓潤,在其他嬰兒都長著小黑毛,臉上全是黃疸,怎麼看怎麼像一隻小猴子時,她已經是出落得白胖粉嫩、光潔溜溜了。
  非常非常好看,超級超級漂亮,楚瑜絕對不是在吹牛,她絕壁是世上最好看的嬰兒。而且一歲能言,三歲背千字文,五歲賦詩,神童有沒有!
  皇宮啊、國公府啊、公主府啊,各種勛貴之地,有些甚至是連爺爺這個落沒的濟川伯都去不了的地方,她都可以隨意進出?;蕦m就像是她家後院一般,到處蹓躂。想起那段幸福的日子,楚瑜就懷念不已,給先帝賣過萌,在首輔身上撒過尿,在太后身上打過滾,甚至還在冷宮餵過幾回漂亮的小太監。
  楚瑜咂咂嘴,那小太監生得可真好看啊,若不是他髒兮兮的,楚瑜還真有點擔心他會搶走她的最美幼童之位。
  算啦,往事不可追,如今她只是落沒的、被人嘲笑的小胖妞而已,想當年真是世上最最傷感的話題了。
  這次選秀是在五品官員以上的家眷中遴選,因為是進宮做妃嬪,不是做宮女,所以來的人很多,除去那些有硬傷的,剩下的也有一千左右人。
  什麼是硬傷?比如年齡,限定在十三到十八之間,低於或者超出都不要;身高,換算成現代的演算法,就是一米四到一米七之間,瞧瞧吧,連長得高都不行,太可憐了;體重,不許超過一百二十斤,楚瑜真是痛心疾首啊,她怎麼就沒多吃一斤呢;剩下其他標準就是別腦殘、四肢健全、五官俱在、長相端莊,大體就這麼多了。
  今天是去皇宮進行初選,所謂初選就是由主管此事的太監逐個觀察秀女,淘汰掉稍高、稍矮、稍胖、稍瘦的女子,然後再以極挑剔的眼光察看秀女們的眼、耳、口、鼻、頭髮、皮膚、頸項、肩膀、背部等,一一篩選。
  這樣一番淘汰下來也就不剩多少人了,之後還要秀女們自報姓名、籍貫、來歷,以觀察秀女們的音色和神態。
  如果口齒不清、嗓音粗濁,或應對慌張的,又須出列被淘汰。
  如此三番的折騰,估計也就不剩百人了。這不到百人的秀女還要進行極為苛刻的挑選,比如用尺量手、腳、肩寬,甚至是脖頸是否修長,再教秀女們走幾十步以觀步態、姿儀。
  剔除一些不合格的,也就剩下幾十人,最後,這幾十個秀女被宮裡的老嬤嬤帶入密室,探其乳,嗅其腋,捫其肌理。
  經過又一番令人難堪的折騰之後,留下精英中的精英、美人中的美人。這些美人會住在宮中,等待進一步的遴選。
  楚瑜想了想,覺得自己大概會死在第一步的稍胖上,所以,往後的步驟也不用瞎擔心了,就當是蹓躂一圈,消消食,回家繼續吃好吃的。
  但事實上是,比她胖的被淘汰了,比她瘦的也被淘汰了,而她則神奇地留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楚瑜快哭了,難道是老天見她太沒有穿越女的逼格了,善心大發,特意給她開得金手指?坑爹??!
  不過也不用擔心,楚瑜安慰自己,等到查探聲音時,她可以假裝磕巴,總管太監眼神不好使,總還不至於耳朵也有問題吧。
  終於到了自報姓名這一步了,插一句嘴,大姑娘和四姑娘、五姑娘都被淘汰了,嗚嗚,真是好丟人。
  二姑娘楚敏有些緊張地握了握楚瑜的手,小聲道:「怎麼辦,我心都快跳出來了?!?br />   「沒事?!钩ず艿?,拿著她的手掐了掐自己的腰,「看我這粗壯的腰肢都留下了,妳還怕什麼啊?!?br />   楚敏被逗笑了,稍稍緩解內心的緊張。
  「到您了?!估咸O瞪著楚瑜。
  終於輪到她了,楚瑜故作緊張,「我、我叫楚瑜,是、是……」
  「好?!估咸O一聲令下,「口齒伶俐,留下?!?br />   楚瑜在心中罵了一聲草泥馬。
  楚瑜就這樣神奇地挺到了最後,幾乎所有秀女看她的眼神都透著這樣一個訊息,丫的,這傢伙一定是走後門了,不知道給太監送了多少銀子。
  一輪一輪地折騰,在最後進密室前只剩下四十八個秀女。盤靚條順那是最基本的好不好,每一個都像是畫裡頭的人,只有楚瑜略有些奇怪,嗯,咳……唐朝畫風。
  好緊張,楚瑜捧了捧自己肉乎乎的肥腰,她不想被老太太吃豆腐啊。
  四十八個人分成六組,每組八個人,排著隊等待進入黑漆漆的密室。沒有窗戶、沒有床,裡面只點了一盞油燈,像是在拍鬼片。
  進入裡面的人很煎熬,等在外面的人更煎熬。這就好比已經死了,和排隊等著去死,想想真是心酸啊。
  二姑娘楚敏都快把楚瑜的手骨頭給捏碎了,「怎麼辦?三妹妹,我好怕?!古畠杭易钍菋尚?,哪裡受得了一個陌生人在身上摸來摸去,還是最最私密的部位。
  「楚姑娘?!估咸O又過來了,春風般溫暖看著楚瑜,「您排在最後?!?br />   能晚一點被老嬤嬤摸胸摸屁股當然好,但是您這麼諂媚地過來獻殷勤,是想我被所有姑娘排斥嗎?好揪心,人家明明不想入選的,卻偏偏把我留下。
  楚瑜確實是個美人,但在在眾多美人中間就顯得不那麼出挑了,而且她還胖,完全不符合時代審美好嗎。
  連二姑娘楚敏都發酸了,「三嬸對妹妹真好?!惯@麼捨得花錢打點。
  楚瑜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連她自己都懷疑阿娘偷偷給宮人塞了銀子,更何況別人了。此時無聲勝有聲,為了不犯眾怒,她還是躲在後面悄聲瞇著吧。
  瞇著瞇著,楚瑜就發現了一抹亮色,真是好一位傾城美人,美人的名字她似乎還記得,叫什麼什麼洛雲雅。
  哇呼,她猛地捂住了嘴巴,居、居然是女主洛雲雅!
  也許是楚瑜的目光太灼熱,洛雲雅感覺到了她的注視,輕輕淺淺地回頭,淡而俐落地點頭微笑,優雅大方。
  十足女主範,這可是傾倒了兩代帝王的洛雲雅??!楚瑜控制不住心癢難耐,想去巴結一下,但是兩人的距離有些遠,周圍還都是宮人,不好意思走過去啊。楚瑜嘆息一聲,沒緣分啊,她還是消停點吧。
  哪怕是排在最後面,楚瑜仍舊免不了被老嬤嬤摸來摸去的命運。她挺挺鼓鼓的胸脯,安慰自己,放心好了,都是女人,怕什麼呢。
  很快就輪到楚瑜了,排在她前面一位的姑娘已經出來了,楚瑜好緊張,剛要邁步上前,突然聽見遠處一陣喧譁之聲。
  她正不明所以,就聽見有人小聲驚呼:「是皇上,皇上來了!」
  「快跪下?!钩ざ厒鱽硪宦暣蠛?,她就隨著眾人埋頭跪下,大氣不敢喘、頭不敢抬,甚至心跳都不敢動靜大了,整個人戰戰兢兢,緊張至極。
  不同於眾人單純的對皇帝的害怕恭敬,楚瑜更多了一層恐懼,這位皇帝可是個大變態??!
  不知過了多久,眾人起身,皇帝似乎是就為了從她們中間飄過,沒說話,也沒挑逗哪位姑娘,更沒看中女主,他只是邁步從她們中間穿了過去。
  好變幻莫測啊。
  皇帝路過這一趟,雖是意味不明,卻弄得姑娘們一個個芳心大亂。一個個雖然都臉色發白,但卻眼含秋水,說不出的動人。
  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噬鲜莵砜此膯??看見她了嗎?記住她了嗎?
  風波過去,眾人繼續挨個進密室。被皇帝弄了這神來一筆,楚瑜的緊張倒是消退不少,她是所有秀女中最後一個進密室的,差不多她進去的時候,其他姑娘都已經離開了。她歪頭想了一下,這個密室的嬤嬤看著滿慈祥的,應該不會把她怎麼樣。
  楚瑜慢慢走進密室,關上門,眼前瞬間一片漆黑。怎麼沒點油燈?楚瑜有些害怕,輕聲喚了一句:「嬤嬤?」
  沒有聲音。
  怎麼回事啊,難道嬤嬤已經走了,把她給忘記了嗎?
  楚瑜又往裡走了幾步,試探道:「嬤嬤,我要脫衣服嗎?」
  叩的一聲敲桌聲,像是同意的音符。
  楚瑜咽了口口水,俐落地褪下衣物,她還乖巧地問了一句:「用點油燈嗎?」
  依舊沒有動靜,楚瑜很緊張,索性站在原地不動了。
  很快,傳來一陣頗重的腳步聲,沉穩大氣,不像是女子清淺的步伐,還有對方粗重的喘息,很急促,靠近後,步伐略有些亂。
  楚瑜閉上雙眼,黑暗中,身體的感知越發敏銳,她能感覺到嬤嬤伸出了手,靠近她……
  楚瑜瑟縮了一下,往後躲了躲,不過嬤嬤很快又湊到近前,接著,一隻粗糙的溫熱的大手覆在了她胸上。
  這隻手很大,指腹還帶著薄繭,這種時候,楚瑜居然還能分心地想到,看來這個嬤嬤沒有好好保養自己的手,大手大腳,一定是個大骨架。
  楚瑜很豐滿,身上肉肉的,但卻不是那種堆積的脂肪,而是那種柔軟又不失力量的身體。她一直堅持做瑜伽,身體線條柔韌流暢,該鼓的地方鼓、該凹的地方凹,只是整體比別的女子更豐滿一些。
  別看有些女子很瘦,但是楚瑜能肯定,她們的筋骨韌帶一定堅硬得很。而她別看是胖,但是身體無比柔韌,都能團成團,一字馬更是手到擒來。
  那隻粗糙的大手在她身上遊來遊去,還重點摩挲她的大罩杯,楚瑜很不開心,這一定是個小胸嬤嬤,怎麼感覺對她的大罩杯戀戀不捨、愛不釋手似的,好煩,還有完沒完了!
  過了許久,終於,煩人的大手移開了。然後一個腦袋湊了過來,高挺的鼻尖觸在她脖頸處沿著身體曲線輕嗅,似在聞她的女兒香。
  楚瑜終於有些羞澀了,臉紅了半天,然後後知後覺地想,這個嬤嬤很高啊。
  正出神呢,突然感覺胸前一陣濡溼……被含住了!楚瑜瞪大眼睛,有些難以置信,「嬤嬤!」她掙扎起來,但是一雙大手卻死死扣住她的雙臂。幸好這個時間不長,嬤嬤很快就放開了她,但大手卻仍舊沿著她的肌理摩挲。這個時間很長,楚瑜覺得自己的時間都是其他姑娘的二倍了,而且這個嬤嬤也好奇怪,難道其他姑娘也被、也被……含住了嗎?
  不知過了多久,楚瑜終於被鬆開了,她逃也似的撿起衣服,快速穿上,跑了出去。
  外頭的陽光略有刺眼,正是傍晚時分夕陽的餘暉,明亮而溫暖。楚瑜感覺活過來一般。
  一千多位姑娘,到最後只剩下三十五人,這還不是最終的結果。這三十五人將被禁在宮中一個月,由專人熟察她們的性情、言論,進而判定她們的性格、作風、智愚與賢慧否,通過這一過程,挑出被認為是秀色奪人,聰慧壓眾的佳麗、妃嬪,或為皇后。
  楚瑜能躋身這三十五人中間,就說明已經成為京城閨秀之中的佼佼者,真是與有榮焉,哪怕最後不能留在宮裡,出去之後也是高門大戶爭先搶要的香餑餑。
  楚瑜已經預想到了未來的美好生活,媒人踏平了門檻,各色出身高貴的美男子任她挑選。大姑娘楚晴嫉妒地扯著小手絹,負心漢凌出塵恍然意識到她的好,發現她才是真愛,追悔莫及,獨自黯然神傷,最好是終生未娶,日日對著她的畫像以淚洗面。這酸爽,才夠味!唔唔,她美得快要冒泡了好嗎。
  接下來就是要安排住處和晚飯了,都餓了一天了好嗎,真是太沒人權了,楚瑜都快餓得肚子咕咕叫了。
  楚瑜還在長身體,一餓就腳軟,一個人躲在後頭對著幻想中的士力架默默咽口水。
  不經意有人扯了下她的袖子,楚敏眼眸晶亮,「三妹妹聽見了嗎?公公說儲秀宮的房子年久失修,壞了很多?!?br />   這皇宮也太窮了吧,房子壞了不會修嗎,楚瑜受不了了,這難道是想讓她睡大街不成,她義憤填膺,氣呼呼,「什麼意思?」
  楚敏被她嚇了一跳,有點搞不清她的腦迴路,小聲解釋了一下,「所以要有一部分秀女住到甘露殿後配殿?!怪肋@意味著什麼嗎?甘露殿可是皇上的起居之所,近水樓臺先得月,說明有相當大的機率見到皇上,並被寵幸,一路扶搖直上,寵冠後宮,真是連想一想都激動萬分啊。
  楚敏眼裡激動的亮光都有點晃眼睛了,楚瑜真是不願意打擊她,孩子,別作夢了,皇帝那是女主的,即便抽空把妳給幸了,最後也逃不出虐待這結局。
  皇帝是變態,躲得越遠越安全。反正楚瑜是一定、肯定以及確定絕不會往前湊的。
  楚瑜握住楚敏的手,想拉一把這個迷途的小羔羊,「二姊姊跟我住一個房間,咱們別太引人注目,也別跟她們去爭搶,女子當以貞靜為要?!?br />   楚敏堅定地把手抽出來,目光沉毅,「三妹妹,我和妳不一樣,甭管是刀山火海還是錦繡繁華,我都想爭一把?!?br />   楚瑜無話可說。
  主管分配寢殿的太監很直接,尖著公鴨嗓,「誰想去甘露殿後配殿?」
  鴉雀無聲,每個秀女都低垂著頭,看不出一絲表情,但是氣氛緊繃一觸即發,連楚瑜都縮了縮頭。
  「好?!箍偣芴O指著前邊一排的十個秀女,「妳們幾個兩人一間,去凝香苑?!?br />   話音一落,原本寂靜無聲的秀女之間出現了小小的騷動。都是官家女子,得知選秀一事,早早的在家中就聘了宮裡放出來的嬤嬤教導禮儀,不說對宮中瞭若指掌,但是大體還是有數的。
  凝香苑景美,但卻地處偏僻,離著延熙帝的甘露殿最遠。
  「誰想去甘露殿後配殿?」總管太監又問了一遍。
  前邊一排的秀女頓時緊張起來,這可是關乎命運的抉擇。
  終於,有人勇敢地邁出了第一步,再差也不過凝香苑,與其被人安排,不如自己爭一把,「我去?!孤咫呇泡p輕淡淡的聲音有點震懾到楚瑜了。
  都說自信的女子最美,此刻的洛雲雅美得驚人,不卑不亢,微昂著修長的脖頸,一雙杏眼水瑩瑩透著堅毅。
  顯然被震懾到的不只楚瑜一人,總管太監面上被帶了笑意,慈和地打量著洛雲雅。
  其他秀女一看有戲,紛紛出聲,「我去?!?br />   「我去?!?br />   楚瑜好想在後面加一句,我勒了個去!
  「妳不去嗎?」只有楚瑜沒出聲,總管太監來了興趣,特意問了一句。
  楚瑜說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糾結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隨大流,「去?!?br />   「好?!箍偣芴O拍板定音,「楚瑜秀女住甘露殿後配殿,其他秀女安住儲秀宮?!?br />   楚瑜無言,「呃……」
  面對著眾女複雜難言的目光,楚瑜好想分辯一句,她真不是心機婊。楚瑜好想跟總管太監說一聲,她不要去甘露殿後配殿了??蛇@個事吧,她不好意思說,她這麼低調的人,真是張不了口啊。而且既然已經被大家認定是塞了銀子,又成功贏得秀女們的不爽,她實在沒必要再虛偽地拒絕了。
  已經落得壞名聲,好處再不落實了,那她多虧啊,都說吃虧是福,可看她的身材就知道她是多有福氣了,所以,她大度地決定不要這個虧福,就讓給別人吧。
  嘻嘻嘻,她可真是好人??!
  超讚的!
  為了顯示甘露殿後配殿的尊貴,別人都是宮女帶路,而楚瑜則是總管太監在前頭引路。
  跟在總管太監身後,楚瑜回頭看了楚敏一眼,畢竟是堂姊妹,相互照應啥的,結果楚敏直接轉了視線,立刻撇過頭。
  楚敏不看她,楚瑜心裡頓時有些不是滋味,果然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對小姊妹來說不公和嫉妒絕對是大敵。
  甘露殿離著儲秀宮有一段距離,楚瑜走著走著,前頭的總管太監突然停住腳步回頭,語氣溫柔,「楚秀女是否要乘坐步輦?」
  楚瑜驚了一瞬,秀女有資格乘坐步輦嗎?她警惕地望著總管太監,我讀書少,你可不要害我??!
  見狀,總管太監溫柔地笑了笑,安慰她,「楚姑娘莫緊張,您是秀女,日後更是貴人呢,小小步輦不算逾制?!?br />   楚瑜難得機靈了一回,聽說飢餓可以使人聰明,此刻楚瑜就正處於她人生智慧的巔峰。
  從前看宮鬥小說、電視劇時,太監或者宮女都喜歡巴結一些資質好的秀女,這叫押寶,也叫投機。
  哦哈哈哈,楚瑜真是怎麼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欣喜、驕傲啊,原來她資質這麼好,是寶呢!既然被認為是寶,楚瑜覺得自己就應該有點深沉、精明、懂事範,做不成甄嬛也得做眉莊,她笑得彷如春風拂面,語氣又恭敬又有範,「公公客氣了,阿瑜不妨事?!?br />   總管太監點了點頭,沒說什麼,轉身繼續引路,不過腳步卻慢了許多,似乎在遷就楚瑜。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